GWkjdTkn  

 

第十章  天變

 

  人類武學從一開始的單純蠻力,然後演變成模仿動物,大自然,最後進化成意識攻擊,可說是千變萬化,武學這玩意跟大自然萬物生態一般,相生相剋,從來沒有一種武學可以真正天下無敵,非常公平,就好像大自然一樣,有時候老鼠板倒巨象,但老鼠卻被貓咬死,在武道上也是一樣,五蓮對上蘭花,同樣以意識催生的高強武學,兩招衝擊之下,魏太公致命的弱點曝露出來了。

  「呵。」宋無敵冷笑。奄奄一息的宋無敵冷笑,以命抵命,值得。

  從一開始,這才是三人真正的用意,從宋無敵單挑,看似沒有默契的組合,就連老練的魏太公也上當了。

  要對付無情無情的人,唯有有情有義,相生相剋。

  『仁義無雙,冰封千里,一夕崩。』,時間凍結,魏太公護身氣勁崩解,長槍隨即貫穿。

  但卻沒有意料中的效果,偏移心口,接著魏太公立刻反擊,重掌一轟,豹子頭飛出戰場,同一時間,納蘭加聖在吹催功力,魏太公口吐鮮血,倒退數十步,納蘭加聖腳步往前一踏,要把握難得機會擊殺魏太公,然而踏出那一步,地面崩裂,五蓮威力竟早已蓄勢在地面,冷不防,納蘭加聖吐血被震飛,此招乃是〔一步天蓮送地獄〕,在被豹子頭重創的時候,魏太公就轉勁在地面上,可說是身經百戰,用招之靈思,非凡人可及。

  『殺戮』見狀,立刻衝上前,納蘭加聖勉強從空中坐上去,『殺戮』嘶吼一聲,快速帶主人離開現場。

  這時數個黑影出現,連續投射無數煙花,也趁亂帶走宋無敵,另外被震飛的豹子頭也被接應之人帶走了。

  驚天動地的生死之戰,竟然在數分鐘之內結束,強者對決,果真令人驚心動魄!

  驚訝!人生很多事情,無法預料,所以驚訝!

  太陽抬頭微笑,禁衛軍,錦衣衛守在魏太公的臨時所搭的帳篷,調息的魏太公,頭頂散發出五蓮煙霧形狀,臉上忽紅忽綠忽紫,非常詭異。

  「啊~」忽然帳逢外傳來禁衛軍,錦衣衛的慘叫聲。

  「哈哈,該還得終究要還!」沒有驚訝,魏太公對天大吼,驚天氣勢,帳逢隨即散開來。

  太陽光照射之下,原來又是那名神秘少年。

  『問君天涯何處去,君笑千里任我行。 』 

 

 

醉月樓,屍橫遍野,人生總是有無數驚訝和驚奇,日光下,指刀,蘇花麻、音刀,阿蘇馬、視刀,英格爾、心刀,阿不斯,

  全部愣住,有如地獄魔神的朱雀千戶,人頭落地,而暗藏身分的李飛虎,『白虎千戶』,也是身首分家,乾淨俐落,從沒看過這樣快速的刀法。

  〔醉月刀,莫君侯〕,前任樓主,因為跟納蘭旗主的神秘賭約,而把醉月樓讓給旗主,而那天之後,納蘭旗主就在沒用過刀了。

  桃紅色的連身素衣,全罩式的桃紅色斗笠,背上長長的紅色血刀,消失數十年的刀者傳說,今天殺戮登場,然後消失。

  回憶剛才的畫面,眾人還不自覺打個冷顫,當朱雀千戶要殺他們的時候,忽然傳來一陣悲鳴聲,接著就是白虎千戶的首級從醉月樓飛出,接著錯愕的朱雀千戶還來不及反應,一陣刀風吹過,彷彿紅月當空,接著就是朱雀千戶首級飛天,接著就是地面上刻劃幾個大字,『賭約已還、莫君侯』。

  泰山一處隱密的洞穴,宋無懼和皇極天道三大長老,〔木須留〕,宋無敵最貼心的親信,謹慎不多話,非常有智慧的老人家。

  七大殺將,皇極天道隱密的菁英殺手,一身黑衣蒙面,彼此唯有藉著令牌口號來分辨。

  此刻宋無敵全身經脈破裂,生命垂垂可危,在木長老和七大殺將的輸功之下,緩緩回神。

  疲倦的宋無敵,示意大家不要再浪費時間了,然後現場只留下宋無懼和木長老。

  「無懼你過來,跪下。

   「是父親。」

  宋無懼一過去,宋無敵掌心放在宋無懼額頭,宋無懼一陣頭昏,宋無敵殘留體內的六成功力,全數匯流再宋無懼體內。

  此種傳功大法,若不是血親,或者同一武脈基礎,傳功就會打折扣,也是皇室宗脈秘密的傳功心法。

  「父親,你…

  「記住,宗主現在是你了,另外去找你叔父,若他願意幫忙,就在好不過了,最後真的抱歉,一直沒做好父親的角色!」

  人之將死,其言最真,縱然是絕代梟雄,依然如此。

  「父親你別這樣說,」宋無懼眼眶泛淚。

  淚水滴到地面的時候,宋無敵含笑歸天,輪迴六道,消失在這個殘酷的武道。

  「宗主,我會全心全意扶佐少主的。」木老跪下來沉重的說。

  「父親,我錯了~」曾經質疑,曾經氣憤,如今隨著父親的遺言,釋懷了,但愁更愁了。

  數天過後,一個小漁港,風雨飄滿天,太史公依約前來,雖然漁港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太史公憑著特殊的第六感,很快就來到一處偏僻的海灘,一個年輕人正戴著斗笠在釣魚。

  忽然年輕人眼神望向他,意識交流中,太史公腦中浮現可怕的畫面。

  很少有事情能讓太史公如何震撼和恐懼!唯有『天變』。

  畫面再轉移到遙遠的山東,數月之前,太極門主廳,七聖使通過障礙來到此處,在華光照耀的瞬間,四大神女現身,四大神女穿著華麗的服飾,額頭上都有星星的圖案,一樣也是白紗蒙著臉,除了高矮不均,瞳孔和服裝都是黃色的,另外額頭上的星星,依照等級排列,最高位者是四星。

  四大神女之首開口說﹕「一人之力,就能輕易通過十三關主,真不簡單,但接下來可沒這麼簡單了。

  四大神女之首,一心要挫挫七聖使的銳氣,不然頭一次有人能快速毫髮無傷破十三關,實在非常尷尬,畢竟兩派乃是世仇,於是決定使出最強和最驚訝的一招。

  『玄武之風,劍破虛空。』驚人的氣勢震天,竟然是消失百年的[俠聖.翔凌風]絕學,氣勢逼人!

  四大神女之首,劍指對天,天地之氣,逐漸融縮成一點紅光,神女之首右腳一踏,劍指對著七聖使,吆喝一聲,劍氣快速衝向七聖使,這時風聖使靜,再度拔劍,閃光之中,竟然是同樣一招,但是更勝一籌!

  寧靜空間內,同樣一招,不同變化,只見半空迴轉的風聖使靜,有如美麗的仙女般,如何美麗,如仙如畫,美麗中帶著致命的危機!

  等到雙方都靜止的時候,四大神女之首的白紗已經不見了,露出真面目的神女之首,是大約五十幾歲的熟女,雖然外表平凡,但卻帶點男人驕傲不屈的臉龐。

  「同樣之招,卻更勝一籌,你不可能只是七聖使!」神女之首冷冷著說,腦海卻浮現很久很久的回憶了。

  關於俠劍,翔凌風之絕學,其實不是太極門的武學,而這秘密只有早數幾個長老和高層知道,既然不是太極門正統之招,當然也不是新羅國教〔花羅〕之正統之招,但是如果是她,當然會知道俠劍,翔凌風的百年失傳絕學。

  「是嗎?那你就知道我此行最主要目的了,我只想拿回曾經屬於我的生命。

  「你恢復記憶了?」

  「我不想在廢話,你能做主嗎?」

  「抱歉,我不能做主!

  「那就得罪了。

  僵硬的局面,就在這時候,七道虹光自大殿屋頂破空而進,七彩琉璃衣,七彩琉璃斗笠,正是太極門主,〔仲敏京〕。

  「新羅國教〔花羅〕,前任教主,竟然親自來臨,真的非常光榮。

  「你終於肯出面了,那事情就很簡單了。!

  對視的目光,大廳瀰漫的殺氣,開始充斥四周,功力不足,定性不夠的,隨即感到頭昏眼花心悸,緊張的氣氛,隨著太極門主,〔仲敏京〕微笑,和一句話化解了。

  「想見他,想帶走他,我都可以讓你如願,但只怕你會很失望!

  「哼~

  太極門後山聖殿,沒有太多人鎮守,但取而帶之的是『四象八卦陣』。

  在經過一處花園之後,七聖使忽然同時面露驚訝!

  簡簡單單的墳墓,但墓碑上卻刻著令人吃驚的大字,『翔凌風安息之地』。

  「這,不可能啊!」風聖靜先是顫抖一下,接著卻感到一絲異樣,腳勁一發,墳墓隨即爆裂開來,沒有棺材,沒有遺骸,只有一把塵封多年的劍,此劍忽然發出奇異紅光,好像在對著風聖靜傳出某種訊息。

  這時仲敏京開口了﹕「果然『翔凌風之劍,歲月留痕』會對你有反應,畢竟你們曾經是夫妻。

  「這是怎麼一回事,凌風人呢?

  「被搶走,唉,你們長途而來,我幫妳們洗塵接風,我再好好跟老朋友解釋吧!

  「哼!

  雖然明知道這宿敵在玩花樣,可是又耐她沒法子,不過總算有線索了。

  『凌風我一定要找到你,然後再跟你說,我真的好愛你。 』

 

 

 

 

 

 

 

  大龍王朝天子駕崩,東廠督公失蹤,三歲皇帝繼任,帝號『憐帝』,各地叛軍在[一百零八星]的號招之下結盟,以二十萬兵力一路殺進王都最後一道防線『龍口關』。此關一破,就是大龍王朝首都。

而擁有軍隊土地的邊疆親王、將軍卻無視中央命令,保持中立觀望態度。

  戰火狼煙四起,人間有如地獄。中原戰國時期開啟,迎接人民卻只有無止盡的殺戮!

  龍口關三里外,聯合軍主帥大營,正開著軍事會議。

  『龍口關』加上首都調動軍力約有十萬兵力,鎮關將軍是艾曼,非常忠心的老將軍,我們雖然有二十萬兵力,但是因為久戰傷殘統何問題,真正戰力只有八萬,一百零八星的軍師,『何忘』拿著兵力部置的地圖,跟所有聯合軍首領說。

 『何忘』一身紫杉儒衣,鵝扇,曾經是大龍王朝開國功臣之後,年約三十五,臉上左頰有七星印痣,因為足智多謀,江湖稱為,『小孫賓』,此次整合聯合軍,主要的說客就是何忘。

  另外簡單說明一下,聯合軍主要勢力。

  一百零八星,是最大勢力,江南幾乎都在其勢力掌控,因為最初起義成員剛好是一百零八個,因此而取名,雖然是一百零八位,但多年來得爭戰,當初元老成員已經所剩無幾,而控制權力核心則是五大首領。

  三首領何忘、二首領豹子頭,已有登場介紹,豹子頭因重傷留守江南大本營,沒有在這裡。

  大首領,上天玄,本是江南一帶的名門望族,留著鬍子非常有魅力的中年阿伯,本業是大夫,曾經在西方國學習西醫,後來歸國感概本身所學醫術,只能救人,不能救國,後來遇到何忘因理念相合,結拜兄弟,開始組織起義軍。

  後來排為大首領,是因為他醫術高超,救人無數,德高望重因此被推為首位。

  四首領,海正宗,海賊出身,橫掃江南一代,劫富濟貧,武功修為集海外武學融合貫通,深不可測,右眼失明掛眼罩,年紀最高,但

本人看起來只有三十出頭。

  五首領,千歲爺,雖然號稱爺,但年紀最輕,頭腦最靈光,風度最瀟灑,跟豹子頭感情最好,最喜歡跟海正宗鬥嘴,跟十大高手毒千歲有很深的淵源,看似瀟灑自在的外表,卻有悲傷莫名的過去,只有豹子頭和何忘知道這秘密。

  皇極天道,新宗主宋無懼,為此次聯合軍主帥,因為是皇室宗親,以清除叛賊保護皇帝,大義之名,許多皇朝舊勢力,大多依附在此,雖然以軍力人數來說,一百零八星佔有優勢,但是這個年代,名份血統才是主流正宗。

  戰元甲,流散四地的舊部屬將兵,可說是皇朝軍隊舊勢力的精神領袖。

  五湖四海幫,這些年因為戰亂忽然竄起的幫派,以江湖黑社會幫派為主要核心。短短時間就成為三宗之一,此次加入聯軍,不是為了皇位,而是被財寶所吸引,對這些黑幫來說,政治跟他們無緣,唯有皇室寶藏才是目地。

  這也是他加入聯軍的條件,「一半的寶藏」。

  幫主,黑龍太子,慓悍的身材,全身無數大小的疤痕,留著長長的辨子頭,一雙鐵拳打天下,十強最霸道的流氓。

  四大堂主,七大流氓頭,是主要核心幹部。

  這一次四大堂主鎮守東南西北分部,唯有七大流氓頭陪同。

  七大流氓頭地位平等,只聽令幫主一人命令,高矮不一,唯有殺氣和忠心一致!

  「拖延戰,對我們不利,不知諸位有怎麼看法。

  正當眾人思考間,一位老人緩緩起身笑笑著說﹕「三天可破!

  眾人震驚!但或許這中原只有他有這種本事。

  八奇之一,兵法師,鬼谷先流。

  「叔父…」宋無懼微笑,想起數月前的事情。

  大龍皇朝墓陵,大龍皇朝歷代皇帝接埋在此處,此處有除了有士兵鎮守,更有機關陣形擺設。

  凌晨,太陽尚未完全露出的時刻,宋無懼輕裝打扮,只有七大殺將之首『飛虎』隨行,只為求一個被遺忘的千歲出陵幫忙。

  這是皇朝的秘密,在中期的時候,皇族曾經有一個王爺叛變,後來被鎮壓,考量其子事前告知,雖然免除滅九族,但是後代子孫除名,並且要生生世世、子子孫孫看顧皇陵。

  而這一代就是「遺忘千歲、九千夢」。

  據說魔教九代長老測驗,每十年一次考驗,有一次考驗就是盜皇陵,九代長老是僅次於魔主的位置。

  能被列名者都是菁英,但是那此考驗,只有一人重傷而回,其他人員都陣亡!

  「遺忘千歲、九千夢」立刻名聲傳入江湖。

  「怎麼人?」守衛的士兵,大聲吆喝!

 「在下並無惡意,我有重要事情求見『遺忘千歲、九千夢 』一面,可否告知。」宋無懼禮貌的問候。

  「想見千歲,那就自己闖關吧!」守衛的士兵,口氣平淡,畢竟自從千歲成名之後,就常常有江湖人來求見,為名為利皆有,而『遺忘千歲、九千夢』為了省麻煩,設置機關陣型,相見面就破關吧。

  「關卡兇險非常,若是沒有本事,可是會喪命喔!」守衛士兵好心告知。

  「規矩真多,主人讓我來吧!」飛虎請示。

  七殺將之首,飛虎,沒有高大的身材和出色的外表,只有深不可測的實力,實力這種東西,越是平凡之人,越能讓人大意,越可怕。

  『無聲飛刃』是成名的暗殺絕招,到目前還沒有人能見到飛刃而活下來的人。

  「不用,我親自來。」宋無懼昂首無畏,往前一步。

  其實本來只要宋無懼交出那「秘密」,那此關就可以避免,只是他要測試一下剛領悟的力量。

  而且若這小小關卡,他也通不過,那成王之路,不是一場笑話嗎?

  「有志氣,少宗主,好久不見了。」忽然一人持七彩華麗的傘自天而降!

  非凡的氣質,滿身書卷氣息,宋無懼腦海中浮現一人。

  〔神腦,方幕白〕江南區名人榜公館,三大主編之一。

  神腦,方幕白是個養身高手,雖然年紀很大,但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頭髮紅白交襯,非常引人注目,所以常常戴著紅色華麗斗笠,也常常背著移動式書櫃,武功絕學非常雜,主要是三教合一,過目不忘,頭腦最好得主編之一。

  「好久不見了,自從江南論武館相見之後,方幕白先生。」記憶非凡的宋無懼有禮貌的鞠躬說。

  對於文人雅士,皇極天道門人一向都很尊重,因為他們的嘴,他們的筆,一直都是注重名聲的皇極天道非常需要的部份。

  「先生怎會來此?

  「當然是來看熱鬧,為我的史記在添一筆資料!」方幕白把傘收於背笑著說。

  「是因為我嗎?」宋無懼驚訝!『名人榜』的消息這麼靈通。

  「這倒不是,是為了『刀』而來。」方幕白微笑說。

  「刀怎麼刀?」宋無懼疑惑問?

  「先別說這些了,少宗主你真的要闖陣嗎?據我所知,這『七星花陣』就算是你父親也是很難纏,你大業即將發動,實在不該在這關頭冒險!

  「這…」宋無懼忽然遲疑一下,幕白先生說得對,只是若不能親自見面,交代這秘密,恐怕事情會打折扣!

  「成大事之人,不該拘小節!更不該事事算計。」方幕白看出宋無懼的心思,善意的提醒,霸者的路,本就不該機關算盡。

  「我知道了!龍飛九天,本該轟轟烈烈。」宋無懼從懷中掏出一塊金牌,接著灌輸內力在金牌。

  頓時七彩耀眼光芒照耀大地,一條金龍剎時隨著光芒現身。

  『奉皇帝之號,金龍開道,赦免遺忘千歲、九千夢之罪,從此刻開始,恢復自由之身。』

  金龍金牌,乃是大龍皇朝唯一赦免金牌,能除天下任何罪行,一用之後,金牌龍氣會飛射而出,只能用一次的皇朝寶物。

  本來宋無懼要以此求助遺忘千歲的幫助,但是在方幕白的開釋之下,心胸或然開達,要是真這樣做,反而會收到反效果,唯有無求才能得到求。

  金龍消散的瞬間,花氣忽然瀰漫四周圍,接著空氣中,因為花氣凝聚成幾個大字。

  『隔下心中所謀之大業,關鍵時刻我自會相助,你請回吧!』

  「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那好朋友,接下來換我的事情了。

  「刀嗎?」

  「嗯,是刀!」

  「那,叔父、前輩我先告辭了

  事情已經達成,宋無懼對接下來的事情和叔父的私事,就不太感興趣了。

  「刀之約,刀之誓言,煩請好朋友,今年我可以赴約了。

  「哈哈,那我的傳記,又可以多添幾筆了。」方幕白露出爽朗的笑聲。

  每年都爽約,每年都食言,然而兩人都沒有抱怨,只因為兩人都是重情重意之人。

 

 

          

 

 

 

zero1231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