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kjdTkn  

 

第七章深不可測的心機毀樓滅刀

 

 

 

  太史公史記,名人榜,小人傳。

  那天我印象很深刻,由於是親眼所見,事實上我此行,原本就有情報顯示,泰山祭天,可能有大事情發生。

  所以我身為名人榜三大主編之一,其實是因為我距離泰山最近,所以我就出發了,果然隱藏在遠方的我,透過西方科技望遠鏡,當然是有特別改良的望遠鏡,老實說有這玩意發明,更讓我的工作更加順利和安全。

  三大主編之一的我,因為非常喜歡描述小人物的心情,所以我寫的大都是小人的故事,或者一些被認為反派角色的故事,雖然冷門,但我依舊沉迷不能停止。

  因為我要讓全世界的人都明白,有時候小人物的故事,才是真正值得讓人欣賞的故事。

  [明月,李沁沁]主筆

  [腳刀使愛司爾] 雙腳皆安裝伸縮自如的腳刀,常常讓敵人防不勝防,莫名其妙的輸掉,只見愛司爾舞動雙腿,有如獵鷹盤旋空中,冷冷的風,透露著冷冷的殺氣。

  「注意來! 」特意說出攻擊的喊叫,其實是擾亂敵方的心理戰,虛虛實實,正是獵鷹補抓毒蛇的致命殺機。

  「…」朱雀千戶沒任何反應,只是眼神冷冷注視愛司爾的雙腿,這時愛司爾出腳攻擊了,朱雀千戶兩根手指輕彈。

  刷刷,連續不停的指氣,一一封鎖愛司爾腳刀,甚至更反震回去,讓愛司爾真氣稍稍有點滯留,速度減慢。

 「死太監,看好了,本太爺要出招了『大漠飛鷹斬』!」愛司爾雙手展翅,有如獵鷹一般,噴射衝向朱雀千戶,錯愕一聲!當朱雀千戶用指器彈破愛司爾腿刀一瞬間,愛司爾致命的手刀從衣服彈出來,這才是愛司爾真正的殺著。

  「有趣,特意的嘲諷,就是為了讓我憤怒,失去冷靜,只是這樣的嘲諷,對於身在宮廷鬥爭的我來說,只是小菜一盤。

  朱雀千戶忽然無視手刀斬首之危,冷冷的說這些,莫非,真的腦袋壞掉了。

  「奇怪…為怎麼師兄他們露出震驚的表情!」忽然間愛司爾看到自己的雙手和雙腳扭曲變形,這時愛司爾終於明白了,原來自己輸了,

輸的連自己怎麼輸的都不明白。

  「 [傀儡術,扭曲之舞],感謝你為大家跳出這麼滑稽的死亡之舞。」沒有任何太大的情緒冷冷的說。

  只見朱雀千戶十指輕輕擺動,依稀可以看到血紅色的細小線條,正在操弄著不知生死的愛司爾,非常詭異和挑釁。

  「可惡!放開。」手刀使,蘇格爾憤怒奔向朱雀千戶。

  極招上手.【袖裡藏刀,進地府。】只見蘇格爾雙袖飛舞,四面八方打向朱雀千戶。

  「呵呵,有意思,就讓你跟你同門隊打。」朱雀千戶在度擺動十指,愛司爾全身舞動,有如殭屍般詭異打向飛袖。

  這一舉動,立刻讓蘇格爾不由自主收起要發的袖刀,此一舉動,正中朱雀千戶下懷,傀儡磁針隨即穿過蘇格爾右肩,蘇格爾冷哼一聲,正當磁針要在度發射的時候。

  爪刀卅提斯和指刀,蘇花麻也第一時間出招了。

  「對上朝廷鷹犬,不用顧慮江湖道義。」

  〔爪刀,四分五裂〕,〔指刀,穿心〕,沒有留手,就是最強之招,對強者保留,就是跟死神約會,沒必要冒險。

  「人多,從來不是勝利的重點,唯有真正的實力,才能嘗到勝利的果實!此戰,各位最大的致命,就是沒有在一開始就全部一起上。」朱雀千戶冷笑,嘲諷,全部都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此戰局,他要露出王牌了。

  〔蓮花寶典,木蓮一絕〕,暴流的真氣,掩蓋四周景緻,接著只見地面竄出奇異樹根,血紅顏色,遍佈針刺。

  轉眼間,蘇格爾、卅提斯、蘇花麻、愛司爾,血肉身軀,被樹根緊緊纏住,四片五裂,死狀悽慘!

  錯愕的表情,怒目、悲痛,呈現在還活在世間的人身上。

  「終於露出真本事了,看來我也該認真了,不然督公面前,我一定又會被唸。」李飛虎眼神發出精光,而這眼神,從來只會出現在有本事的人身上。

 

 

zero1231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