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77-241044  

 

   第八章天都內戰

    天都城郊外,一輛該等超級浮空式赤兔跑車六代,快速在天際狂飆。

    科技的進步,浮空技術的發明,已經讓傳統車輪被歷史淘汰了,在新時代的車子,有如小型飛機一般,也可以像小船一般,可以海空三用,當然如果論性能,當然還是比不上真正專用型的飛機和船,但是方便就是時代的趨勢,有如桌上型電腦和筆記型電腦演化,一推出立刻受到人類瘋狂的採購。

    超級浮空式赤兔跑車六代』更是跑車的頂級款式,造價非常昂貴,全世界只有十輛而已,最特別的系統就是可以透過聲控,自動駕駛。

    這是前任領導人特別買來送給蕭紅的情人節禮物。

一般平民車款式,都只有半自動聲控系統而已。

    車裡,張讓依舊還保有意識一直看著蕭紅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怎麼

    「張讓給我振作,你不是說要改變世界嗎?你不是說要讓全世界看不起你的人,通通去死嗎?」蕭紅激動大喊,不知道為何,原本一顆冰冷的心,竟然會因為張讓而激動,是因為權力的失去,或者是那隱藏已久的情感。

   難道自己會對這半男半女的男人,產生出愛情。

  忽然,張讓眼神發出生命中最後的光芒,勉強吐出一句話

:「很抱歉…」接著人就倒下去,然後心口隨即掉出一顆暗淡無光的封神珠『十常侍之魂』。

    「張讓!」蕭紅激動大喊,渾然不知車頂上方,出現一位狐狸臉的男子。

   「我也很抱歉!這麼感人的一刻,非的要破壞,「天降雷電」。」狐狸臉男子說完,右手持著仙器『五雷軍令牌』,刻著雷神的軍令牌,隨即招換雷電擊破『超級浮空式赤兔跑車六代』,刻變成一堆爛鐵,墬入地面。

     「唉,看來就算是頂級名車,防雷系統還是做的很爛,以後絕對不買此系列跑車。」狐狸臉男子緩緩踏著微風從天而降,非常惋惜的說。

      當狐狸臉男子降下地面的時候,『爛鐵』忽然爆炸!黑色火鳳凰保護著蕭紅和張讓的遺體。

      「可惡!袁紹的走狗,想要我的命,還得要多拼一點。」蕭紅憤怒的意識,百分百灌輸在黑色火鳳凰精神裡。

     剎那!蕭紅隨即和火鳳凰合為一體,終極殺招。『恨火三千殺』,直逼狐狸臉男子。

     黑色烈焰隨即形成無數黑色火焰龍捲風,威力驚人,就算百里以外的人,依然能看到黑色火焰,撲天蓋地朝著一個人吞噬。

    「傷腦筋!小姐誤會了,我不是袁紹的手下,所以火氣可以降一下好嗎?」面臨如此驚人畫面,狐狸臉男子依舊不改嬉皮風格。

   「火怕水,水剋火,可惜,我對水術一竅不通,只能『閃』了。」說完『五雷軍令牌』換化成戰甲包覆狐狸臉男子,狐狸臉男子立刻變化成雷電光影。

  『雷電殘影』,快如閃電的高級輕功,一一閃過,黑色火焰龍捲風,直到黑色火焰龍捲風,威力減弱的一瞬間!

    雷電殘影快速穿越了黑色火鳳凰的真身,悲鳴聲立刻在天際迴蕩,宣告此戰的結束。

    「一下子得到兩顆封神珠,收穫真是不錯。」狐狸臉男子把兩顆封神珠收納在懷中『納仙袋』,臉色很滿足的微笑。

   ※「納仙袋」乃是用很特殊的材質所煉製而成,非常稀有的法寶。

「可惡,真的非常可惡。」元神要消散的蕭紅拖著身體,往著張讓的方向而移動。

     「…」狐狸臉男子皺著眉頭,沒有再說任何話,也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只是默默看著蕭紅在地面爬行,直到爬在張讓身旁,然後淺淺一笑,就魂歸西天了。

     「如果有來世,我希望我們能生在正常人的家庭,過個平凡人的幸福。」

     「呵呵,還真感人,『天雷火光』!」狐狸臉男子五雷軍令牌緩緩朝天,一道雷電隨即將兩人的身軀燃燒消失在殘酷的人間道。

     

「嗯...」忽然狐狸臉男子皺皺眉,微笑的嘴角稍稍收斂幾分。

    「粗茶淡飯過一生,吟詩作樂度殘年。『賈詡師叔』,身為六聖之一的你,行事作風,實在有失身分喔。」熟悉的聲音,本該死去的人,如今隨著天上風雲,瀟灑降臨人世間。

    「我房間提上的詩,秋風姪兒,你還印象很深刻喔!嗯,你的模樣倒是改變不少?白髮,白袍素衣,更加深沉憂鬱的雙眼,還有隱而不發的神之氣息,看來你遇到奇遇了。」

   賈詡暗暗稱奇,當年看相名人,『九大奇人,許劭』初次遇到秋風,就說是千年罕見的『九死一生命格』,一生注定大凶大難,但卻能死裡重生,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的命格。

    「師叔,晚輩有很多事情要請教於你,可否有榮幸請你吃個早餐。」秋風說這話時,氣勢逐漸升高,頓時四周壓力慢慢加大。

    「哈,我知道你實力增加不少,但就憑你一人,要請我吃一頓早餐,未免太有自信了。」賈詡也是身經百戰的名人,出乎意料的快速一掌,雷電般的速度,秋風右掌迅速接上,頓時天際風雲湧動,地裂三分。

    兩人同時使出軒轅正宗掌法『風雲雷電』。軒轅正宗三大絕學之一,拋開仙器的法力大對決,半分取巧都不行。

    原本想要藉著突襲和資深法力壓倒秋風,特意不用仙器,讓對方有所提防,只是兩人法力激烈的衝突之下,賈詡竟然沒有站上任何便宜,於是收回法力,想要利用被震退的瞬間,快速逃離現場。

     「或許你有能力打倒我,但是想要抓住我,憑你一人,還差得遠。」正當賈詡得意要藉著掌風離開現場時,一道八卦圖形忽然出現,立刻將錯愕不及反應的賈詡震回原處,賈詡到此刻,冷汗終於滴出第一顆。

     「呵呵,那再加上我們呢!」忽然出聲的女聲,賈詡暗暗吃驚!竟然能再如此距離下,隱藏氣息,讓他完全查覺不到,賈詡再回頭一看,又再度被震驚!只是一個精靈古怪的小美女,而且那肩上的奇異小神獸,超像軒轅正宗圖書館內藏書,『傳奇神獸』裡所記載的S級神獸應龍。

   這時遠方又傳來袁紹親衛隊的直升機聲音。於是,賈詡很果斷微笑說:「可以選豪華一點的餐館嗎?」

    「當然ok了。」軒轅蒂蒂露出燦爛微笑著說。

   秋風不語,也是淺淺一笑,美女的威力,自古英雄難敵。

     場面移到天都城,天都最熱鬧的百貨公司「長空」。

     電子大螢幕正播放著張讓叛亂殺死領導人和國防部長剪接的新聞畫面,一時之間,喧嘩的百貨公司,鴉雀無聲。

     等到畫面播放完之後,緊接出現的是袁紹。只見袁紹發揮出演講大師的風範,呼籲大家要冷靜,盡量不要逗留外面,場面雖然已經控制住,但還是要留意殘留的叛黨,若有發現可疑恐怖份子,請馬上通知天都警察局。

     這種非常時刻,就算是對政治一點興趣也沒有的人,都知道事情大條了,震驚過後,立刻衝回家裡,或者打電話通知親人,確定安危。

     天都城,軍機處,袁紹正和核心分子,軍師田豐和勉強可以行動的將軍顏良,還有副國防部長『薄東西』,天都市長『王允』討論後續發展,但是會議一直進行的很不順利。

   膽小怕事的薄東西只想要趕快申請退休,不想捲入接下來的政治風暴,他今年七十歲了,照原本計畫,明年就可退休,領終生俸,然後去世界各國遊山玩水,安享晚年。

   因為軍旅生涯,讓他一直只能在國內,所以他期待退休的日子很久了,如今卻遇到這些鳥事,,真是有夠倒楣。

※新中國的高級將官要出國遊玩,若沒有重大事情,是被禁止的,避免被其他敵對國家綁架,或者進行洗腦,諸如此類的事情,另外政變的計畫,薄東西從頭到尾都不知情。

   「總之,袁紹同志,你們要怎麼搞,我不管,我只想要趕快退休,你們找別的人選當暫時性新領導人,或者要等到開臨時人大全國會議再處理也可以,反正,我不管了,再見。」薄東西說完起身,一個軍式行禮鞠躬之後,就要跟帶來的隨扈而走,這時天都市長忍不住拍桌嘲諷說:「國家逢此巨變,身為保衛國家的軍人還畏畏縮縮,真讓人感到難過。」

   ※王允六十幾歲,知名儒家大師,是從新歐美大陸留學回國的菁英份子,受黨內栽培很久,原本也是熱門的『領導人』人選之一,只是得罪張讓,因此被踢出權力核心很久了。

「隨你們怎麼說,反正我就是不管了。」薄東西用力打開門,氣憤快步離去。

   「王市長別生氣了,總之,若不趕快決定新領導人,恐怕政局會變的更不收拾,不然我提議,王市長來代理新領導人的位置好了。」袁紹拍拍王允的肩膀,露出微笑的說。

   「這,新領導人的事情,恐怕不行,總之,先立刻召開全國人大會議吧。」王允也不是傻子,現在這種時刻,不管誰接,都會是替死鬼,而且他心中早有另外的計畫。

   「袁紹同志,我還有很多市政要處理,我也先告辭了。」

  看著招來的黨政軍重要人士,一個又一個走,袁紹忍不住嘆氣說:「大家都心懷鬼胎,這個新中國未來該怎麼辦好呢。」

   袁紹說這種話實在很不恰當,因為他也是心懷鬼胎的一人。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軍師,你有好的對策嗎?」

   「…」田豐低頭不語,直到很久很久,忽然開口說:「看來只好放棄天都,趕快回到北區大本營。不然我們的軍隊距離天都太遠了,等到張讓的部下聚集起來,率軍打到天都城,那一切都來不及了。」

   這時視訊電話響起,一位小隊長緊張說:「李傕、郭汜、張濟,三大統領率著萬人軍隊直逼而來了。」

    「唉,算了,快備飛機準備回到北區河北大本營吧。」袁紹不甘心著說,籌備許久,竟然到最後變成這樣,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放心主公,成功最後一定屬於我們的,我們還會再回到天都的。」

    數小時過後!尚未撤走的袁紹親衛隊或者前國防局長的部隊和李傕、郭汜、張濟,三大統領展開激烈的廝殺!

    最終李傕、郭汜、張濟以優勢的軍力殲滅了敵對勢力,而一心想著退休生涯的薄東西也無辜牽連死於內亂,這時新中國權力中心納入三人之手,三人開始有了成王的念頭了。

    歷史走到這一步,新中國正式邁向長達數十年的內亂,,新中國百姓只能無助哀嚎對天祈禱救世主得誕生。

    這一天歷史稱之為「三帥之亂」。

    

zero1231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