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金浦機場36  

 

 第五章新中國分裂

    孔孟之道,仁義二字,就足以包含許許多多人生的大智慧,只是這智慧,到了幾千年,幾萬年以後,已經是扭曲到不可思議的境界了。

    新中國首都天都。歷經萬年的歷史悠久的中國,從帝制到專制到民主,最後又走向一黨獨大的新人民共和國。

    數千年前,舊中國早已併吞台灣,並且和北韓合作,順勢在亞洲成立【新中華民族人民亞洲帝國】。

    後來歷經糧食危機、世界戰爭,到後期的彗星危機,神魔千年戰爭,在如此艱難的困境之下,依然沒有被歷史的洪流淘汰,成為如今的【新中國】。

    新中國一樣是採取一黨獨大改良式的共產主義。如今這漫長的傳統古國,也因為害蟲開始蛀蝕,朝向分裂,腐化的時代了。

   【新中國首都天都,一年一度,全國人大代表會議。】

    會議一開始,人大總主席「袁紹」非常憂心,發表了新中國的困境。

    袁紹是名門望族,家族世世代代都是新中國的黨、政、軍,高階代表,能任職於人大總主席,也是這層關係。

   「新中國因為貪汙天災、糧食危機、無能官員、造成新中國民怨沸騰!如今魔族大軍在張角帶領之下,前幾天又攻下「新西藏』和周圍的邊疆省,而『新蒙古』和『新台灣』也趁機暴亂,已經打下當地總督府,宣布獨立了,事情如此嚴重,身為新中國領導人『梁中支』,卻還搞不清狀況,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身邊的寵臣所致,我建議罷免那些寵臣官員,希望大家能迅速通過我所提議之事。」

   真是讓人感到不錯的演講, 袁紹這小子,就是口才不錯,可是人大代表三分之二,都是保守派系的人,能成功的機會不大。」坐在台下,也是人大主席之一的曹操,右手托著下巴感嘆的說。

    袁紹和曹操都是新中國傑出的人才,外表都是人中之龍,只是一位多了一點貴氣,一位多了一點霸氣,然而這兩位人中之龍卻因為接觸不到政治權力核心,一直無法改變現狀。

   如今的人大代表,說穿了就只是一個橡皮章組織

   雖然是一黨獨大,但是因為新舊人觀念不同,逐漸分為保守派和改革派,其實這樣的派系鬥爭是很正常的,但要是沒法好好保持平衡,其爭鬥的過程,到最後都是新中國的人民買單,付出沉重的代價。

     袁紹這樣公開嗆話,保守派的黨員當然立刻反擊。

 「袁主席說得很激動,我非常贊同,不過首先應該是要先解決外患,而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我提議任命袁主席為臨時大元帥,負責清除國家的外患。」說話之人是保守派領導人張讓,也是共產黨副主席,身分非常貴重,而其聲音非常陰沉,據說是因為在修煉仙術過程導致陰陽之體變換。

 反將一軍,好一個張讓,讓袁紹身為臨時大元帥,有名沒權,沒法任意調動軍隊,萬一戰況吃緊的時候,後援來個『小意外』根本找死。

    這麼簡單的計謀,出乎意料!袁紹竟然很豪爽的一口答應的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等待我的小消息吧!投票表決吧。」

   很快的三分之二的票數都按綠燈表示通過。

  主席宣布:「通過袁紹任命臨時大元帥,討伐叛亂軍和魔族大軍。」

「袁紹腦袋瓜到底在想怎麼啊!」曹操皺皺眉頭,疑惑看著正接受歡呼的袁紹。

    夜晚,寒冬的夜晚,雪花紛飛!透過機器守衛的紅燈照射下,很像是一片血花,冷豔,無以形容的詭異。

    【人大袁紹辦事處】辦公室依然開著燈火,袁紹穿上金黃色的毛獸大衣,非常華麗。而曹操則是穿著黑色軍裝長袖大衣,樸素卻帶點霸氣。

 另外,辦公室門外還佇立一個身材壯碩高大,傲氣逼人,有別於一般傳統式的小白臉帥哥,因為特別原因,一眼用眼罩罩住,但卻更加流露出成熟男性的美感,此人正是曹操的部下也是好朋友『夏侯惇』,『天都西門禁衛副統領』,而『大統領』當然是曹操。

 這裡簡單說明天都的防衛機制,天都共分東、西、南、北,四大統領,而四大統領直接任命天都總統領,而天都總首領是張讓,其實曹操會被任命西門統領,主要是因為他義父曹渦跟張讓是親戚關係。

曹操是孤兒院長大的,因為有一次曹渦去孤兒院訪視,曹渦是新聞局局長,初次看到曹操就覺得非常喜愛,再加上曾經遇到一位算命大師跟他說,你必須認養一個乾兒子,將來才會避開滅門之禍,因為曹渦跟隨張讓習練太陰神功,不能人道,所以就收養曹操為乾兒子了。

不過前陣子曹渦因為生重病,又勉強陪張讓修練太陰神功,走火入魔暴斃了,為了彌補曹渦的盡心盡力,所以張讓特別安排,很快就讓年紀輕輕的曹操當上西門大總領,又當上人大代表,很有意思要培養曹操,只是曹操卻另外有別的想法,這一點很讓張讓頭痛。

至於袁紹則是新中國北區省長,自然就被任命人大代表了,更因為身分特殊,又被任命這次人大代表總主席。

雖然有名無權,但對於喜愛名氣的袁紹非常高興。也因為這樣讓身為袁紹同父異母的弟弟『袁術』,中區省長的人大代表,氣憤提早離開天都。

「老同學好久不見了,非常抱歉,深夜還把你叫來。」袁紹拍拍曹操的肩膀很親密著說

曹操跟袁紹都是新中國最高學府【天都國立大學】的博士生,還曾經一起寫過新中國戰略思考方向的論文,在當時很受到軍方的重視,也是媒體的寵兒。

其實新中國的媒體都是官方控制的,袁紹和曹操會紅,也是因為上面交代,所以特別捧紅的,不過那篇論文,確實也很有深度,所以媒體也只是順水推舟,幾乎不用造假,省了很多麻煩事情。

附帶一提,當年一些軍方機密資料都是袁紹透過關係拿到,而整理資料統合都是曹操一個人,簡單來說,袁紹只是負責拿資料而已,而最後演講的部分,幾乎都是袁紹演說的,所以不熟知內情的人,都以為袁紹是小組最強的一位。

  「哈,老同學,雖然很久不見,可我透過網路部落格,可是一直很關心你的動態喔!」曹操微笑說完,拿起紅酒,倒在彼此的酒杯。

 「說吧,老同學,深夜約我秘密前來,應該不只是單純敘舊而已吧!」曹操雙手握住靠著桌子,墊著下巴,發出銳利眼神看著袁紹。

 「不愧是老同學,我就直話直說吧,其實早在進入天都的時候,我就已經跟其他省分的人簽下一張『同盟血書』,決定要革命了。而秘密部隊也都早已暗中進入天都,等待通知了。老同學啊,我早知道你對當今保守黨也很不滿了,為了人民,選擇跟我們合作吧,另外特別透露給你知道,當今國防部長『蔡澤東』也有在名單之內。」袁紹雙手放置於後腰,來回走動,非常激昂的演說,只是曹操卻沒有很大的波動起伏,只是一直摸著嘴角鬍鬚,沉默思考著。

   『蔡澤東』這人喔!是當今領導人的舅舅,平常好酒色,屬於很容易被鼓吹的個性,雖然如此,但他畢竟是國防部長,軍權六成都掌握在他手裡。

    這也難怪袁紹要接下臨時大元帥,原來是要讓保守派放鬆戒心。

    急速運轉的頭腦,很快,曹操就下了一個決定「幫」,但是要偷偷的幫。

「老同學你今天說的話,我會當作沒聽見,而你要做的事情,我也不會反對。」曹操說完喝了自己那杯酒,然後就起身,準備要走人。

「是嗎?真是沒有遠見之人,我看錯你了,不過還是很感激老同學能深夜到此,再見。」袁紹雖然失望,但知道至少曹操不會站在保守黨那邊也就心安了。

「祝老朋友能心想事成,再見。」曹操拍著袁紹肩膀就走人了。

 當曹操走後,一個巨大壯碩黑影從密室走出來小聲說:「主公就這樣讓他走嗎?」 

   「顏良你放心吧!曹操雖然沒說要幫,但也沒說不幫啊,更何況曹操這個人我信的過。」也不知道那來的自信,也不知道那來的根據,袁紹就是有一套屬於自己看人的眼光。

就是這一點,讓袁紹可以包容各式各樣的人才,互相比較起來,他的弟弟袁術,心胸就狹小許多了。

    月亮逐漸慢慢消失在天空,黑暗慢慢被光明取代,而新中國的鬥爭也將展開新的一頁。

 

zero1231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