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109132864793_1  

 

第十九章被犧牲的人和準備被犧牲的人

 

   「主公被呂布殺了,要為主公報仇的請跟我來。」留在洛陽的董卓軍,因為一封血書全部都發狂了,開始在洛陽給每個地方產生暴動,造成人民非常惶恐不安。

   對於這種情況呂布卻沒有出面阻止,任由董卓軍暴動,短短一天就造成洛陽很大損失。

   這封血書當然是被操控的王允變造出來的,再加上王允被輸入生重病不能施展變身能力,於是沒有人扮演董卓角色,董卓軍內部就開始出問題了。

  「太奇怪了。」蔡邕和蔡琰裝做暴亂兵隱藏在裡面關看情勢,卻發現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原本熟悉的董卓軍將領,都慢慢換成一批陌生的臉孔。

  「情況不對,發出暗號給賈詡。」蔡琰用口語說。

  「恩。」蔡邕也點頭,隨即在魂手機撥出暗碼。

  兩人這個舉動,躲在陰暗處的張遼看的一清二楚。

  「大魚終於要吃餌了。」

  東漢五星學院,因為正逢國家動亂時期,所以人非常稀少,只有一些老教授和負責整理環境的清潔工,而這樣的地方最適合秘密見面了。

  大白天,選在人多地方,光明正大的見面,其實才是高手會選的路。

  五星學院的圖書館裡,蔡邕和蔡琰裝作教授和學生的模樣,正在整理書籍。

  接著兩人走到隱密的地方,把第三排的書抽起來,忽然光芒現出,蔡邕和蔡琰進入神秘空間。

  「賈詡做事情真是隱密,每次都換不同的地方。」蔡邕喃喃自語說。

  「奇怪這次賈詡怎麼這麼久還沒出現。」

  等待一段時間,蔡琰有點不安心著說。

  疑惑間,一個小小木頭做成的人偶忽然從另一處空間進去。

  「你們被跟蹤了,逃是死戰也是死。」人偶開口說話,蔡邕和蔡琰同時震驚!

  人偶話一說完立刻自爆,空間立刻產生巨大震盪!隱密的張遼被迫出現。

  「有意思,是計中計嗎?」張遼緩緩摸著下巴說。

  「逃是死戰也是死,你覺得這一句話是說誰?」同一時間蔡邕和蔡琰出手了,他相信在賈詡製造的術法空間,她們有絕對勝算。

  『星魂,迷幻仙樂』、『星魂,顛倒世界』,蔡邕和蔡琰都是屬於法術攻擊,剛好和物理攻擊的張遼相反,這樣的結果通常都是大勝和大敗。

  身處敵陣的狀態,張遼能力被封鎖一半,加上視覺、聽覺,被飛天音樂豬的迷幻音樂和書人的象棋石人陣搞的精神無法集中。

  傷口接連在身體四周浮現,然而越是危機,張遼的心神越冷靜,這是身處在殺手界的磨練,絕不輕易出手浪費任何魂力,尤其是致命危機的時候,絕對要掌握一瞬間的空隙。

  『特殊星魂,死亡凝聚』!張遼獨有的能力,能將身上所流的傷口慢慢匯集成一股能量然後反擊,但是此招非常凶險,要是判斷能力不好,反而會因為力量透支反噬,是雙面刃的大絕招。

  「呼〜」就再這時魂力不強的蔡琰開始有了短暫的停頓,就這麼一停頓。

  張遼雙手臂噴出巨大長斧劍,融合劍和長斧的設計,並且可伸縮自如,直接安裝在張遼體內的神器,名稱『殺天狼』,可雙開合併,必須長期吸收主人的血才有威力的神器,若是駕馭不好,常常會血脈被吸乾而死,但自古越是強大的武器,風險自然也越大。

  刷刷數十聲,只見飛天音樂豬和書人製造的象棋石人,被長斧劍劃成好幾截消失回去幻界,當蔡邕和蔡琰還在錯愕的時候,兩把巨大長斧劍以絕妙角度將兩人肉體貫穿,蔡琰當場死亡,而蔡邕還殘存一口氣,因為張遼要留活口。

  「痾,真可怕!」蔡邕吐出鮮血虛弱說。

  近距離的接觸,這時蔡邕看到張遼臉頰緩緩流出血淚好奇著問:「?這是怎麼能力」

  『星魂,含淚送君行。』張遼的大絕招,每當施展這招的時候,瞳孔會緩緩降下血淚在右臉頰成形,這是密傳的殺人密招,據傳只要看到血淚,就只能流淚。

  「哈哈,別得意,賈詡的佈局絕對沒這麼簡單。」蔡邕大喊,隱藏身上的血咒浮現,瞬間整個空間扭曲縮小。

  「哼,想要同歸於盡難也。」

  巨大聲響之後,張遼出現在一片廢墟的圖書館,而原本守候的陣法外的張遼直屬部下也一一落在張遼四周,不讓有人趁機偷襲。

  張遼直屬親衛隊沒有問原因,因為她們信任主子,唯有主子問她們,絕對沒有她們問主子。

  「魂力在短期之間無法恢復到七成,而這期間,是在賈詡的佈局裡面嗎?」張遼低頭深思。

  就在這時天際緩緩降下紅花和樹葉,由血所降下的血花和數葉,這是蔡邕和蔡琰的血凝形的,魂力高強的人一但被殺,其思念會透過血而慢慢成為思念的形狀,而這血花就是蔡邕和蔡琰。

  張遼伸出掌心將紅花和樹葉抓住,去領悟被殺之人在人間最後的思念,這是張遼對被殺的人一種尊重。

  今日我殺人,他日人殺我,這就是殘酷的世界。

  「不好!快回皇城。」忽然張遼想到怎麼,驚訝大喊。

  天子御房,徐榮雙掌分別掐住天子和小鳳的脖子,天子和小鳳的生死,正在一線之隔。

  然而徐榮的出現,並不代表一切都是他謀劃的。

  「龍脈因為漢朝氣數將盡開始轉移了,而讓洛陽產生暴動,除了加快龍脈的轉移,更順便把心懷貳心的董卓部署殺死,然而安排自己人掌握,這小小的心思可以瞞過我嗎?也因為龍脈慢慢轉移,

  聖龍也跟著消失,所以我的「領域穿越」終於在度派上用場了。」

  五聖玄武賈詡再度出現,原本靈氣正妹的賈詡,眼神更銳利了,似乎因為受到一些刺激,等級更上一層樓了。

  「教主好久不見了。」賈詡抱住廢柴並且親吻著廢柴額頭說。

  「嗚〜」天子和小鳳想要開口,卻因為脖子被掐住不能說話。

  「乖乖跟我走吧,不然天子和小鳳當場死亡。」賈詡威脅說。

  「哈哈,我還有選擇餘地嗎?」廢柴苦笑說。

  當呂布和陳宮到達的時候,只看到天子和小鳳昏倒在一旁,而廢柴已經不見了。

  這樣舉動,讓陳宮震驚!因為要讓龍脈順利轉移到長安,這些日子他的心思都在龍脈,所以沒有注意到這一點,而呂布也因為療傷關係,幾乎所有大將都被安置在呂布身邊,除了張遼,而張遼意外被引走,然而這還是在陳宮的計謀之中,因為他不想要廢柴繼續在呂布身邊,自古愛情會讓強者有漏洞,他不想要呂布有這個漏洞,只是天子沒被一起綁走,賈詡的目的到底是怎麼?,難道他已經看穿他的內應。

  「吼!是誰?」呂布對於沉思的陳宮沒有多大反應,只是生氣惱怒對天狂吼,連衣服都爆光露點出來,可見有多憤怒。

  「唉,愛情的魔力真可怕!」陳宮避開呂布視線看著蒼天。

  洛陽郊外天空,天空中忽然打開幻境通道,正是賈詡帶著廢柴和徐榮乘坐在聖獸玄武,然而徐榮卻是全身上下都被綑綁住。

  「小龜將徐榮丟下去吧。」

  「馬上做。」玄武身體挪動,徐榮立刻被談到地面。

  「我是那裡露出破綻!而且你為怎麼不殺我。」被彈到地面的徐榮大聲喊叫。

  「你出現的時機太巧合,雖然是我主動去找你,反正彼此利用,你也算幫我了一個忙,所以我就不殺了。」賈詡說完微笑看著廢柴。

  「哼,你會後悔的。」徐榮不甘心著說。

  其實賈詡放了徐榮,是希望將來呂布和牛輔大戰,呂布不要敗的太快,這樣他的佈局才會更快進行。

  「呵呵,陳宮期待和你在繼續鬥智喔。」賈詡說完微笑故意親廢柴的右臉頰。

  「奇怪,為怎麼這些大美女,越來越主動了。廢柴雖然暗爽,但還是覺得有被侵犯的感覺。

zero12313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